您的位置: 安庆资讯网 > 美食

生病的感觉真好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5:16

夜晚,一条阴暗的长巷里寂无一人,只有巷尾一盏路灯亮着昏黄的光,一个女人正急促地走着,突然,一个人影鬼魅般靠过来,用一块手帕闪电般捂住她的嘴,然后把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刃深深刺进她的心脏。
丁香是名女刑警,当她得知消息赶至现场时才发现,被杀女人的男友又是肖强!
肖强的前女友也是死于非命,是在一个晚上从西郊的小山上摔下来跌死的,自杀他杀尚无定论。肖强也曾是丁香的恋人,可惜因为人生的阴差阳错,两人最终劳燕分飞。
前后两个女友全都横死,丁香本能地觉得这事并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也绝非偶然。她决定单刀直入。
肖强的住宅很不错,是个大大的单门独院。随着丁香轻轻地叩击声,大门开了,可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肖强,而是一个可爱的女孩。
女孩长得很秀气,身材匀称鼻子小巧,一头长发乌云似的垂下,不过皮肤有点苍白,像是阳光晒得过少的缘故。而她给丁香最深的印象是她的眼睛特明亮特柔媚,不过有一点让她很是震惊:女孩的双腋下拄着拐。
女孩用一种略显警觉的口吻问道:“你有事吗?找谁?”
丁香微微笑着,说:“我叫丁香,来找肖强的,请问他在家吗?”
女孩一听愣怔了一下,然后拍手快活地一迭声叫了起来:“你就是丁香?我知道你的,因为我听哥说过你,你跟哥恋爱过是不是?丁香姐请进吧。对了,我叫肖芝,是肖强的妹妹,这几天可把哥闷坏了,你来了正好安慰安慰他。”
原来她是肖强的妹妹,以前和肖强恋爱时怎么没听他说过?这兄妹俩长得可一点也不像。
肖强不在家,出去买烟了,在等待肖强回来的时候,快人快语的肖芝说:“丁香姐,我哥在恋爱上太倒霉了,算上你在内,他已是第四次恋爱了。那年跟你分手后,他好容易收拾心情谈了一个,可恨的是,有一天哥哥亲眼目睹了那女孩和另一个男的在床上,哥哥一气之下就和那女孩分了手。这事对哥哥的打击大极了,他至少有两三年没恢复元气,一直痛恨女人。”
丁香一听暗吃一惊,这倒是个重要情况。
就在这时肖强回来了。
出现在面前的肖强胡子拉碴的,神情恍惚萎靡不振,显然女友之死对他打击太大了,即使面对丁香这个初恋情人也提不起精神来。
肖芝识趣地上楼后,丁香说:“我今天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看看你,希望你早日从悲痛中解脱出来,肖强,肖芝是你亲妹妹吗?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她有对象了吗?”
肖强喷着浓烟,无精打采地摇摇头:“她不是我亲妹妹,说起来成为我妹妹也不过几年时间。你知道的,我妈死得早,而她爸死得更早,好几年前我爸和她妈妈重新组成了一个家庭,这么着她就成了我妹妹,现在我爸她妈全不在了,只剩我们兄妹俩了,她倒是想找男友,可你看她这样子,谁要她啊。”
丁香沉默了一会,她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然后再次开了口,这回的语气有点咄咄逼人:“肖强,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的,所以我就不绕弯子了——你不觉得你的女友先后横死有点巧合吗?”
肖强一听就是一愣,说:“丁香,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认为我就是凶手?”他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丁香说:“我听说在这两个女友之前你还谈过一次恋爱,后来你亲眼目睹她背叛了你,是不是?”
肖强一听就像被人猛地揭开了新愈合的伤疤一样,满脸的痛苦之色,面孔都扭曲起来:“是的,那是个贱货,她毫无廉耻地欺骗了我,使我一度不相信女人。告诉你,我曾数次设想过怎么杀她以雪羞耻,好在现在她不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否则,哼!”
丁香满意地点点头,说:“你很坦诚,并没有刻意回避这一点,所以我想那次的欺骗伤害你一定太深了,以致于在你的心中留下了褪不去的阴影。”
肖强慢慢抬起头来,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住丁香,语气相当生硬地说:“丁香,你想说什么就请直说!”
丁香点点头:“你是个聪明人,我确有话要说——我怀疑你有分裂人格!你 ,又痛恨女人,所以你在取得女人的爱后又不放心她们,然后便无意识地施以杀手,否则何以解释你前后两任女友一一死于非命?”
肖强像只被压缩的弹簧一样蹦跳起来,伴以满脸极度的狂怒:“我没有杀人,你胡说!你走,给我走,要么你就把我抓起来!”
丁香一脸冷静地摆摆手:“你知不知道你杀人时连你本人也意识不到?如果你有胆量,敢接受心理测验吗?”
肖强咬牙回答:“我怎么不敢!”


在公安局一间幽暗的房子里,心理专家柔声对全身放松静坐不动的肖强说:“肖强,你太累了,睡吧、睡吧,睡一会你就舒服了,就会忘记一切烦恼了……”专家吟唱似的说着,还动作柔慢地挥了挥手。
再看肖强,开始还一脸的警觉,慢慢的他脸上的线条柔和下来,接着闭上眼睛如老僧入定——他给催眠了!
专家又说:“肖强,去到隔壁房间里,那个曾欺骗过你的女人正在里面,去吧、去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即使杀了她也在所不惜!”
肖强听了如木头人一样站起来,动作僵硬地转身、迈步、推门,一看内面果然有个姿态撩人的女人正和一个男人缠绵着。
肖强大叫一声,操起一把椅子就砸了过去,就在这时暗处有两名警察冲过来抱住他,及时阻止了他的暴行,然后肖强再次睡了过去。
这一切当然是一场戏,那一男一女只是临时请来的演员。
当肖强醒来后丁香给他看了刚才的录像,直看得肖强目瞪口呆,喃喃自语着:“难道真是我在无意中杀了人?我真有分裂人格?”
“恰恰相反,这场测试正好证明你很正常。当时的房间里除了椅子,实际上还有一柄铁锤、一把尖刀,可你的眼睛只是从铁锤和尖刀上一扫而过,很快就选择了椅子,这说明你即使在催眠后的极度愤怒状态下仍有理性的控制力,你并没有强烈的暴力倾向。”丁香沉吟了一下,接着说,“两个被杀的女人都是你的女友,所以我想,凶手一定跟你很熟,肖强,你在生意场上有没有仇家?”
肖强一听愁眉苦脸地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要说仇家还真有几位……”
接下来的时间,丁香根据肖强提供的仇家名单忙得天昏地暗,看他们有没有作案可能,有没有作案时间……可条条线索全陷入了死胡同,正焦头烂额,案情出现了转机,有目击证人现身。
据这位目击证人讲,当天晚上他在家中与朋友打麻将,因为大伙烟抽得太多,他实在憋不住了,便打开窗户伸出头来吸口新鲜空气,而他家就在那发生凶案的巷尾处,要知道巷尾是有一盏昏黄的路灯的,然后他看到一个人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巷子。他虽看不太清那人的模样,但可以看到那人当时戴了一顶棒球帽。证人还能大致描绘出那人的身高,说疑似凶犯身材并不粗壮,甚至有些瘦弱。
丁香大喜,因为根据这位证人回忆,他看到那人的时间正是发生凶案后片刻,因此几乎可以断定那人就是凶手。


这天黄昏,丁香再次来到肖强家。肖强不在家,丁香便和肖芝喝着茶说话。
“肖芝,我想跟你说件事……假如有个人想照顾你哥跟你,我的意思是,有个女孩爱上了你哥,你能接受吗?”
肖芝愣了一愣,随即兴奋地叫起来:“我太愿意接受了,你知道吗,自从那两次凶杀案后我哥消沉极了,而且这样的事一旦传开,只怕我哥这辈子都要打光棍了。丁香姐,你快说,那女孩是谁?哎哟我太笨了,那女孩一定是你吧?”
丁香含羞笑了起来:“是的,你知道的,我们以前有过那么一段,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分了手,可我发现一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他,而你哥他也有同样的想法,所以……”
肖芝兴奋地直打转,说:“这么说你就要成为我的嫂子了?这太好了,我们要隆重庆贺一下,丁香姐你等着,我去倒两杯红酒来。”
丁香不忍心让行动不便的肖芝去倒酒,刚要阻止,肖芝已急不可耐地拄着拐进了屋。
在肖芝倒上两杯红酒后,丁香把玩着酒杯却并不喝,肖芝热情地说:“丁香姐你快喝啊,这酒可好了,是我哥多年珍藏的,要是别人我还真舍不得哩。”
丁香忽然没头没脑、答非所问地说:“肖芝你知道吗,实际上这次凶杀案是有目击证人的,证人肯定地说,凶手当时戴了一顶棒球帽,他还能大致描绘出凶手的身高和体形。”
肖芝兴奋得酒杯中的酒差点晃出来,一迭声地说:“丁香姐,现在凶手范围这么小,应该很好查了,就查一查我哥有没有仇家、仇家中有没有类似的体型不就行了?”
丁香听了用一种赞常的眼光看着肖芝,说:“你很聪明,本来一开始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很快发现此路不通,因为我们忽略了一点:如果是仇家作的案,那他干脆直接针对肖强好了,那样岂不更能解恨?同时我们意识到一个更大的误区——我们都本能地认为凶手是个男人了。凶手为什么就不会是女人?目击证人说凶手很瘦弱,这正切合女人的体型,目击证人还说凶手戴着顶棒球帽,这就更对了,身为女人,戴上顶棒球帽正是为了绾起长发好掩饰啊。”
肖芝笑了起来,眯着眼说:“丁香姐,我简直佩服死你了,快喝酒啊……”
丁香依旧把玩着酒杯,又凝视着酒杯里如血一样的液体说:“你如此催我喝酒,所以我相信这酒内一定有内容,我得带回局里检验一下,这是个重要证据!”说着小心把酒杯放在一边,肖芝听到这里脸色终于变了,就在这时丁香嘴里发出一声响亮怪异的啸声来。
随着啸声大门被撞开了,一只大狼狗冲了进来——刚才趁肖芝进屋倒酒之际,丁香神不知鬼不觉地拔开了大门的插销。而这狗进来后狂吠着扑向肖芝!
再看肖芝,一见狼狗扑来,尖叫一声拔脚就跑。刚跑了两步她就顿住了,因为她清楚地听到身后随着丁香的吆喝声,在那狼狗乖乖停住的同时,肖芝意识到上当了:她扔了拐杖却健步如飞。
丁香说:“你放心,这狗没有我的命令是不会咬人的,因为它是条警犬。肖芝,肖强说的果然不错,你什么都不怕,就怕狗,所以,情急之下你连拐杖都扔了,恭喜你啊,你的腿脚早就好了,你装得好苦啊!”
肖芝脸如土色浑身颤抖,好像大病一场,又猛一扬头,说:“算你厉害,好吧,事已至此我全说了吧,是的,我确实一直在装,实际上我的腿脚早就好了,可我爱装,因为生病的感觉太好了。”


肖芝说:“从我认识肖强以来我就喜欢上了他,我们虽没有血缘关系,可名义上他仍是我的哥哥,这使得我对他的喜欢难以开口,而他也根本只把我当妹妹看。好在我对他的爱并没有到非他不可的痴迷地步,因为我是有男友的,他说此生非我不娶。可就在我遭遇车祸后一切都变了,当医生说我有可能终身残疾时,他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使我很愤怒、很绝望,打击之大几乎是毁灭性的,我因此曾经几度自杀,却都被时刻关心我的哥哥及时救了下来。
“后来在哥哥的开导下我不再轻视自个的生命,可是对那丑恶男人的恨意却越来越深,我好几次在梦中畅快淋漓地杀了他,醒来后却发现家里养的小猫小鸟支离破碎,我这才意识到我有点不正常了,太偏执了,幸亏这时哥哥用他的温柔体贴再次挽救了我。慢慢的,我作出一个重大决定:此生非他不嫁!他才是父爱、兄爱,乃至爱情的最佳结合体!
“可他爱上的是别的女人,于是歇斯底里的偏执狂促使我再次作出一个决定:把他身边的女人一一除掉,唯有如此才没有女人敢爱他,唯有如此他才非我莫属。而我之所以一直拄着拐,是想继续得到他的关爱,丁香姐,生病时有人疼的感觉真的太好了,我太缺少了,所以太沉溺于这种感觉了,而拄拐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人会怀疑上我这样一个瘸子的。”
丁香没有一丁点破案后的喜悦,她只是一脸怜悯地看着肖芝,说:“原来人格分裂的人不是肖强,而是你!肖芝,我是名警察,但更是个女人,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惊诧于你眼睛的明亮,那里面更多的是柔情似水,这是恋爱中的女孩才有的眼神,可你整天呆在家里,你的恋爱对象能是谁呢?当我注意到你凝视肖强的目光时,我一下子明白了,你爱的是肖强,为了得到肖强你会不择手段的,所以我决定假装和肖强言归于好试你一下。”
这时有人进了大门,是肖强,他感情复杂地看着肖芝,说:“我在外面全听到了,肖芝,你怎么可以这样……”
肖芝却笑了起来,说:“哥哥,让我最后一次叫你一声哥哥,如果有下辈子,请允许我正大光明地爱上你好不好?”说着,肖芝端起刚才递给丁香的那杯酒。丁香吓得一跃而起,嘶声叫道:“不可!”
可是来不及了,肖芝已把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说声:“这酒内有剧毒,万难救回,哥哥,对不起!”

共 46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很吸引人,作者在情节的设置上比较巧妙。通过一个女人死于非命,引出了一个关键的人物肖强。对肖强催眠,排除了对他的怀疑。在丁香抽丝剥茧中,和肖强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肖芝引起了丁香的怀疑。小说推理性强,环环相扣,语言干净利索。在人物的设定上,也比较成功,特别是肖芝,前后的反差,人格的分裂,导致了她铤而走险,令人想不到又顺理成章。欣赏推荐。【编辑:哪里天涯】
1 楼 文友: 2016-06-28 18:14:04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短篇栏目,祝愉快!也欢迎加入江山,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 2016-06-28 18:15:26 推理性极强的小说,题目切中文眼,欣赏了。中风老人吃什么
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
儿童中暑
便利妥护理垫棉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