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资讯网 > 育儿

神葬八荒 第186章:隐疾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9:27

神葬八荒 第186章:隐疾

便在这刻,莫媛轻轻地踏出了一步,那张精致的小脸上,突然涌现一抹悲伤,当赤见到莫媛脸上的悲伤时,心脏突然撕裂般疼痛了起來,让自己最心爱的女孩儿去学会战斗,他恨啊,

“若是这世上,再沒任何争斗,该有多好啊,不过可惜,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我们來说,实在是太过遥远了啊,”

“生在这个时代,便不得不战斗,为了生存,为了守护而不断战斗,”莫媛低语,手中却悄然浮现了一条长长的红绫,

见到莫媛已经站了出來,赤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也逐渐变得锐利了起來,死死地注视着前方,但凡莫媛有什么危险,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救下她,

“小女娃,你虽然是微元境圆满的高手,但我们这边那么多人,你认为,能够对付得了我们,”那当头者嘿嘿地笑了起來,见到莫媛那精致的脸蛋,眼中不由浮现了一丝占有欲,

莫媛猛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害怕,浑身颤抖地说道:“我不要再躲在背后,不要再做一个花瓶,我也要战斗,也要成为强者,”

话到最后,莫媛那精致的小脸突然浮现了一抹寒霜,随后众人只觉得眼前的少女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令他们感到恐惧而害怕,

“别,,别过來,”当头者见到莫媛前踏一步,心神不由一颤,旋即厉声吼道,而听到这道吼声的莫媛,脸色却是微微一僵,心中却是涌起些许不自然,不过当她转身看到赤脸上的坚定后,那不自然却是被其硬生生遏制下去,

“我也要成为强者,我绝对不要再拖小赤的后腿,”莫媛银牙轻轻一咬,随后手中的红绫顿时舞动了起來,而就在红绫舞动时,隐约间,似乎带起一阵阵金铁轻鸣声,

“这是……”为头者神色猛地一僵,突然间愣住,

“能传來金铁轻鸣声的红绫,绝对是至宝,大家快上,围攻她,”为头者只是稍微愣,随后便突然对周围的人吼道,眼神中顿时流露出一股炽热,见到那些人的丑陋目光,莫媛的秀眉微微皱了皱,

“好讨厌的眼神,”莫媛轻轻地从秀口中吐出了这样一句话,随后她握着红绫的双手紧了紧,运足元力猛然朝前一伸

,也就在这刻,那红绫突然间暴涨,在那几人吃惊的目光下,赫然勒住了他们的脖子,速度实在太快,几人根本來不及反应,

“咳咳,饶……饶命,”那被莫媛勒住了脖子的几人顿时惊恐地大叫了起來,再也沒有了先前的嚣张气焰,见到这一幕,莫媛的眼神波动,许久后才道:“你们,,走吧,”

不知怎地,莫媛还是无法狠下心來,灭杀眼前这几人,见到这一幕,一边的赤微微叹了口气,暗道:“媛儿还是太善良了啊,”

“还不快滚,”赤冷着脸,狠狠地怒斥道,听到赤怒斥,那些人的脸色顿时一变,刚想要发作,却见到赤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道令他们绝望的气息,那是属于,,灵元境中期强者的气息啊,

见到这一幕,那群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随随便便找个人,竟然都是灵元境强者,这霉运也太足了点吧,

“请两位息怒,息怒,我们这就滚,这就滚啊,”当头者都块一套哭出來了,这算什么事啊,

“哼,”

见到那群人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赤的嘴角却是轻轻地撇了撇,不爽地冷哼了一声,听到赤的冷哼,莫媛还以为赤是对她放过那些人不满意,顿时满脸通红地将头低了下去,

“小赤,对,,对不起,”

“额,沒关系,媛儿已经做得很好了,”赤來到莫媛的身前,望了一眼逃走的几人,轻声低叹道,

“我们继续前进吧,再有三天,我们便可以走出莽荒之森了,到那时候,就可以稍稍放松一会儿了,”

“小赤,,”

“嗯,什么事,”

“为什么,我感觉头好晕,这是,,怎么了,”莫媛这话一说完,整个人突然倒了下去,令赤的脸色猛然大变,

“媛儿,媛儿你怎么了,”赤心神猛然一惊,迅速地抱住莫媛,焦急地大吼道,可无论他怎么喊,莫媛就是沒有反应,见到这一幕,赤的心算是彻底慌了起來,

“媛儿,媛儿,”

赤不断地摇晃着莫媛,但她的目光却依旧紧紧地闭着,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赤的呼吸顿时变得粗重无比,一双血瞳顿时变得愈加璀璨,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莫媛会变成这样,刚刚他分明见到,莫媛沒有受伤啊,

“啊啊啊,,谁能告诉我,这究竟为什么啊,”赤仰天长啸了一声,随后慌乱的将自身的元力注入莫媛体内,似乎想要治疗好莫媛,但很可惜,什么都不懂的赤,只能是如无头苍蝇般,乱飞乱撞,

“媛儿,你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啊,”赤抱起莫媛,颤抖地说道,片刻后,赤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突然一亮,随后身形朝着一个方向猛然爆射而去,

“我好像在虚元宗书看到过,莽荒之森的中心,似乎有一颗百花果,传闻,那颗百花果有神秘莫测的疗伤功效,不管这传闻是真是假,我一定要找到它,”赤心中呐喊着,眼底顿时涌现一抹焦急,

现在莫媛的情况,他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沒有受伤,怎地突然间就倒下去了,难道说,是有先天的隐疾吗,想到这,赤突然浑身一震,随后突然间想起來,就在他离开的前一晚,莫谷将一封信,郑重交给他的场景,

难道说,那封信和莫媛有关,赤顿时一惊,随后在朝莽荒之森中心跑去的同时,伸手从怀中摸出了一封信,赤将背后的莫媛微微上抬了几分,将她双手固定在自己的脖子上,随后一只手捏着那封信,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起來,

“赤,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已经不知道在何处历练,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关乎媛儿的生死,”

“或许你不知道,媛儿她从一生下來,便带有一个隐疾,只要当她情绪大起大落的之时,便常常会不明不白的晕倒,若是三天内,不令她清醒的话,她便有可能一直长眠不起,”看到这里,赤的心猛然一突,更加慌乱了起來,

“至于媛儿还小的时候为什么沒事,那是因为她小时碰到了一名绝世大能,他帮媛儿治疗过一次,但媛儿的隐疾,就算是他也无法完全根治,所以便将媛儿的隐疾,压制了十七年,”

“算算时间,媛儿的隐疾爆发,也差不多要來到,你切记,不要让媛儿的情绪大起大落,否则将会酿成大祸,而若不幸让媛儿陷入沉睡,那么你一定要让媛儿在三天内醒來,否则的话,就算是那名绝世大能,也救不了莫媛啊,”

“赤,媛儿拜托你照顾了,拜托,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句,”赤看到这,神情已经愣住了,顿时间一股悔恨从心底暴涌而出,

“都怪我,都怪我好好地要媛儿去学会战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赤突然仰天长啸,速度再度提升了一截,朝着莽荒之森的中心暴掠而去,

三天,赤只有三天的时间,在这样紧迫的时间下,赤已经沒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了,唯一的办法,便是得到传言中的百花果,希望能令莫媛醒來,赤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甚至连空气都被其震得猎猎作响,

“啊啊啊,,”赤突然仰天长啸,血色双瞳在这暗的森林中,显得是那么可怕,

“嗷呜,,”

一道兽吼声乍然响起,赤的面色一狠,旋即不改速度,龙锋剑刹那间一闪而过,却是直接将那头凶残的异兽灭杀,这刻的赤宛若发了疯一般,神态简直疯狂到了极点,

“留下买路,,”

一个个想要越货杀人的家伙挡在赤前面,但他们的话都还沒说完,便被赤一剑斩落,现在的赤早已陷入狂暴状态,哪有空理这些家伙,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赶往莽荒之森的中心,得到百花果,救醒莫媛,

“啊,”

赤一声狂吼,整个身形宛若一阵飓风,迅速地朝莽荒之森的方向暴掠而去,沿途无数的阻拦,都被赤以最快速度解决,此时此刻,谁要敢惹赤,便是往刀口上撞,

约莫三个时辰后,赤來到莽荒之森的中心地界,

眼前,是一处山谷,当赤來到这里的时候,一股浓郁的天地灵气顿时扑面而來,就算是此刻陷入疯魔状态下的赤,都不由得为之一愣,但片刻后,却是回过了神來,他不会忘记他來到这里的初衷,

“传言中的百花果,真的在这里吗,”赤猛吸了一口气,旋即不再迟疑,径直朝着那宛若仙境般的山谷大踏步走去,而就在赤进入山谷的那刻,他的瞳孔突然一阵收缩,顿时心下凛然,

遵义治疗阳痿方法
菏泽治疗宫颈炎方法
三明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遵义治疗阳痿费用
菏泽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