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资讯网 > 时尚

害群之馬造就害群之作

发布时间:2019-11-09 07:49:07

“害群之马”造就“害群之作”

蓝宝生

编者:河池南丹籍珠海青年作家韦驰小说创作研讨会最近在珠海香洲举行珠海市作家、评论家2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研讨会由珠海市文联主办韦驰目前供职于珠海特区报社从事工作,为广东省作家协会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广东省人才工程重点培养对象30名作家之一2012年3月,广东省委宣传部、中国作家协会、广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主办了广东8位优秀青年作家作品研讨会,8位优秀青年作家之一便是韦驰河池都安籍珠海评论家蓝宝生应邀出席研讨会,并作了《害群之马造就害群之作》的主旨评论据悉,目前韦驰已经创作出版《无冕之王》、《地平线背后禅在呼吸》等六部长篇小说,总字数超过300万

直到现在,我依然执拗地肯定韦驰是一匹害群之马,无论是他的长篇处女作《无冕之王》,还是他的最新长篇力作《地平线背后禅在呼吸》,都堪称害群之马造就的害群之作

韦驰的第一篇文章叫做《夜雨淋不湿的记忆》,发表在当时河池地委主办的《河池民族报》上第一个评论韦驰文章的是他的语文老师韦驰因为发表《夜雨淋不湿的记忆》被语文老师在全校指名道姓赞扬韦驰的第一篇小说名叫《猎人与森林》小说创作的缘起据他说是你海明威在美国写《老人与海》,我韦驰就在中国来个《猎人与森林》那时候的韦驰,理想远大,狂妄过头

第一个评论但不发表韦驰小说的是时任《广西文学》社长兼总的蒋锡元先生韦驰的《猎人与森林》脱稿后,女同学小蒋把小说推荐给她的父亲蒋锡元一个星期之后,蒋先生请女儿和女儿的同学韦驰等人聚餐餐桌上,蒋先生煞有介事地朗读了自己对《猎人与森林》的着名评语你的小说啊,没有人物形象、没有人物性格、没有故事情节、作品背景模糊,不像小说,也不像散文与诗,恕不发表

第一个发表并评论韦驰小说的是原中国出版集团总裁、第七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聂震宁先生后来,小蒋同学私下把韦驰的小说《猎人与森林》投给大型文学杂志《漓江》,不久,《漓江》电告韦驰,小说决定发表小说发表时,同时刊发了《漓江》主编聂震宁先生的点评,点评内容对《猎人与森林》作了很充分的肯定和很客观的分析,聂震宁先生同时给韦驰赠送了一套诺贝尔文学获奖作品集和一套二十世纪法国小说丛书

我不知道我是第几个评论韦驰作品的评论员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第一次在《珠海特区报》副刊发表有关韦驰小说的评论文章,主标题是《害群之马的害群之作》,副标题是关于韦驰的两部长篇小说

在这篇将近两千字的评论文章里,我称赞韦驰作品的欧美南美气味浓厚很另类很独特很难得,后现代主义风格十足,通篇弥漫着对现实的怀疑与怨尤情绪,实乃先锋小说的另外一种呈现我特别强调韦驰属于一匹害群之马我以为,在韦驰的长篇处女作《无冕之王》里,普利策是媒体战线的害群之马来自乡村向往城市的普利策是一个具备职业操守和良知的报社,他在城市灯红酒绿里的深入采访,他对舞女受害案等的深度调查和深度报道,使他赢得了巨大的荣誉荣获奖头奖可悲的是,普利策与城市上层的社交活动基本格格不入,于是,他抛弃了城市,或者说城市把他抛弃了,他又回到了乡村,回归淳朴回归自然,经历了许多年,许多事,我从城市再次来到这原始森林,并非完全是为了重演一次命运的悲剧这是普利策回归途中的一段内心独白其实,在普利策的潜意识里,一种挥之不去的迷惘、困惑与虚无正在喷涌他不知道是自己迷失了自我,还是城市迷失了自我、

韦驰在《矛盾症漫记》的扉页上挥洒匪夷所思:我制造问题,让人们去发问《矛盾症漫记》似乎沿袭或者延续了《无冕之王》,还是杜丽梅,还是报社,还有报纸,还有拉巴拉小镇,已经进一步的是,城市被矛盾症围追堵截,要知道,矛盾症是可以把城市摧毁的于是,与世隔绝的城市民众展开了城市保卫战,试图与死神抗争城市的面孔刹那间莫名其妙地改变了:什么都是可能的;一切皆有可能;一切都可能可以被说成另外的模样如果说《无冕之王》是韦驰对城市的嘲讽和泄愤,那么,我以为《矛盾症漫记》是韦驰对城市的报复和反击

德国学者维尔士认为:后现代最突出的特点是对世界知觉方式的改变世界不再是统一的,意义单一明晰的,而是破碎的,混乱的,无法认知的因此,要表现这个世界,便不能像过去那样使用表征性手段,而只能采取无客体关联、非表征、单纯能指的话语《无冕之王》和《矛盾症漫记》基本上对号入座地表现了后现代小说的这些突出特点韦驰小说的语言运用显然可能不为大多数读者和评论者称道实际上,韦驰小说也很注意语言的锤炼,锤炼诗意,锤炼反讽,反复叩问,诗化与平实得以兼容他的遣词用句,有时汪洋恣肆,有时朴素自然甚至口语化正是从具体情境的需要出发,韦驰的小说语言运用给人以非常到位非常酣畅非常淋漓的感觉我以为韦驰颇有西班牙作家伊巴涅斯语言的一些风范

民间传说,在不久前举行的第24届香港书展上,韦驰的六部长篇小说集体集中亮相,浩浩荡荡、洋洋洒洒,字数超过300万韦驰在接受港澳台媒体采访时,狡黠声称如果说莫言老师是文学海洋里的一头雄鲸,那么,我可是制造文学原子弹的实验家我不想对韦驰这个假设复句发表任何评论,我只想给韦驰小说的阅读者一个这样的温馨提示:请不要用阅读莫言的经验阅读韦驰,否则,你将会大失所望,甚至大惊失色

很多年以后,面对韦驰妄想囚禁读者窒息读者的六部长篇小说,我一定会想起2013年9月29日应邀出席韦驰小说创作研讨会那个遥远的下午,还有力邀我与会的珠海文学大姐大王海玲、珠海市作协主席、着名诗人卢卫平洒满阳光的笑靥,以及有幸成为研讨会主办地的那条璀璨多彩的金色海岸以上是本人在研讨会上诱发六次掌声的发言稿原来,我还有一条副标题:在韦驰小说创作研讨会上的胡言乱语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