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资讯网 > 时尚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二四三章 战蓝枭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5:13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二四三章 战蓝枭

……

易庭曾经与壬五在黑枭岭隐邪门分舵中,一同生活了有两年之久,而最后的半年里,易庭还担任了壬组的队长,并且深受组员们的拥戴。

而壬五因为个性外向多话,反倒是除了小翎之外,与易庭互动最多之人,并且在易庭计划逃离隐邪门之时,因遍寻不着小翎,最后只有将易祥所给的精铁小刀以及满月蚀骨丹的解药,通通托付给壬五转交小翎。

只是黑枭岭被毁之后,所有的白枭究竟移转到了何方,易庭自然是半点也不晓得,可是如今在此遇见了壬五,易庭心中重新又生起了一丝希望。

难道小翎也在此处?!

“无论如何,都要将小翎给救出来!”易庭心中暗道,心情也是异常激动了起来。

不过要知道小翎在那里,自然是问壬五最快了。

但当易庭一回过神来,才想到壬五现在的情况,已是生死一线,刻不容缓了!

“哼!没有得解释,那就受死吧!”蓝枭统领厉声说道。

咻!

同时一道飞刃,闪雷般朝着壬五的眉心疾射了过去。

此时的壬五,已经有着锻体中期的修为,然而面对炼气中期的蓝枭统领,即使一根指头也足以将其捏死,当然不可能逃过蓝枭所发出的暗器飞刃。

“锵!”地一声轻响,飞刃突然间被击偏了出去。

“嗯?何人敢阻我出手?你就是一直跟在我背后之人?”蓝枭统领由暗器飞出的方向,知道来人是从外头进来的,并且略为一想,就猜出易庭就是一直跟踪在自己背后之人,并且还隐身在自己不远处,不禁心中惊骇不已。

易庭依旧埋身于树叶之间,不过既然已经暴露行藏了,就索性将心中疑惑给问了出来:“你是如何察觉我跟在你的后面?”

“哼,直觉!”蓝枭统领有些傲然地说道,“阁下的隐匿秘法确实不凡,不过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些,虽然我看不出你的真实修为,但想来应该还没晋入炼气期吧!!”

易庭倒也没想隐瞒,因为打架得靠实力,光用说的没半点意义,易庭笑着回道:“哈哈,没有炼气期又如何,我真要遁走的话,你也没本事拦得下我。”

“哼,口气倒是挺大的,不过这事待会就会分晓,倒是你为何要救下此人?难道他是你的内应?”蓝枭统领问道。

虽知易庭还没晋入到炼气期,然而蓝枭统领却不敢将其小觑,毕竟自己被跟踪了一天一夜,到最后若非他自己现身,蓝枭统领依然没任何办法将其逮着。

而且心中隐隐的那股危机感,令蓝枭统领不敢轻易对易庭出手,因为从来都是隐邪门在暗中盯着别人,如今才知这样的感觉当真能令人恐惧心慌。

不过易庭不惜现身,也要救下壬五,倒是让蓝枭统领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但同时也是自己找回主动权的关键,所以自然先探探两者的关系。

“哈哈,统领真是爱说笑,假若此人真是我内应,我又何必辛辛苦苦跟着统领来到此地,不过我倒真有点事想向此人问问,就顺手将其救了下来。”

说毕,易庭就由树上跃了下来,并来到了壬五的身前,此时无论自己承不承认与其认识,情况都已陷入了被动,毕竟自己已经为了救壬五而暴露出手,接下来无论如此,是都得挡在其前面了。

当然壬五此刻是认不出易庭的,除了夜行黑衣加上蒙头罩面之外,声音用的也是‘秦风’的,而且这两年来,易庭的体态变化极大,早就与成年男子相差无几了。

易庭趁隙丢给壬五一个法饰护符,其总共可阻挡六次炼气期的普通攻击,已足够抵挡此名蓝枭统领的暗器攻击了,然后传音给壬五说道:“将法饰护符戴好,能退多远就退多远,一会打起来我可护不了你。”

壬五到如今还像是惊弓之鸟,但此人毕竟刚救了自己一命,他的话又怎能不听,忙奋起身上仅存不多的力气,朝着远离两人的崖边走走跌跌爬了过去。

“哼,此人触犯了我隐邪门的规矩,我得杀了他清理门户,难道你打算要插手介入吗?”蓝枭统领冷声地说道。

“这位统领大人,你这说得是啥话?我刚刚不就已经插手了吗,而且我俩是敌非友,你应该不会看不出来吧

?所以我不单单要救这个人的命,一会儿连你的命我也照样收了,又何必跟我讲什么规矩呢。”易庭摇着头回道。

蓝枭统领听了此言,又如何能够不发怒,况且早先他已憋了一肚子气,不仅筹划半年的刺杀计划被横插破坏,事后还被人跟踪到此,虽然心中明白,却就是没法将人给逼出来,已是憋屈得快要抓狂了,如今还被这炼气期不到的家伙挑衅,当场立即就爆发了出来。

“我就看你如何保他的命,如何收我霍冀的命!”

怒吼之后,蓝枭统领霍冀同时也跃出树丛,但人却悬浮于半空,施展的似乎也是疾风诀轻身术,因为隐邪门以飞刃暗器为主攻,若是能够居高临下对敌,不但能有强力的压制作用,并且不容易让敌人逃脱。

随即霍冀就朝着壬五掷出了十枚飞刃,除了要看易庭有何本事救下壬五之外,同时这名白枭也是非杀不可,虽然白枭都有服用满月蚀骨丹来防止背叛,但若让其跑出了此地,毒发身亡之前就能泄漏不少隐邪门的机密了。

而易庭此时知道自己必须速战速决,因为此地距离隐邪门据点有多远并不清楚,若战斗太久,引来了其他人围攻,虽然自己要走还是有些把握,但要连同壬五一起带走就很困难了。

所以易庭同样一挥手,十枚暗器已是疾射了出去,虽然他人若是跃起,将霍冀所发飞刃给拦下,技术上是要容易了许多,可是使用暗器出手,等于用对方擅长的手段破解对方攻势,更加能够迷惑与挑起霍冀的好奇之心。

当锵锵当当锵…!

易庭的暗器是后发先至,在空中将霍冀的暗器尽皆击打了下来,同时密集金铁交击声响起之时,小貂已由易庭的脚底窜了出去,并朝着霍冀先前藏身的树丛掠去。

而霍冀果然被易庭的暗器手法给吸引了注意力,惊讶说道:“没想到你的暗器也达到如此精妙水平,不过要跟我隐邪门比斗暗器,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看招!”

随即霍冀一次掷出了三十只薄如蝉翼的竹叶飞刃,在易庭的上空形成一片飘忽不定的飞刃剑云,正是千幻巧手的第一式:落叶纷飞。

……

青岛治疗宫颈炎费用
岳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贺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青岛治疗宫颈炎医院
岳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