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资讯网 > 星座

星火一个人的奇迹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18:33

一  太阳照着一望无际、金光灿烂的大沙漠。  一行三十人组成的大唐使节团驼队行驶在大漠中,他们行进的方向是天竺国。自三藏大法师访问天竺国之后,两国开始不断互访,一直保持友好往来。  一根顶部略有弯曲,上面挂着一串红色绒球,周围的红缨穗儿光鲜火红的旌节紧紧握在王玄策的手里,与萧条肃静的大漠形成极大的色差对比。  “此行目的有三,一是拜访与我大唐有着多年友好关系的天竺国王,继续加深友谊。二是拜会我大唐之婿、吐蕃王松赞干布,加强睦邻友好。三是看望朕的爱女文成公主,带去朕一片心意。”王玄策的耳边回旋着皇上的声音。  王玄策做为此行的正使,这个不到四十岁的男人,一双小眼睛里闪烁着无尽的亮光。做为男人五官虽不英俊,但目光刚毅;身材虽不高大,但浑身透出一股英武气质。一旁的副使蒋师仁年纪在三十岁上下,拥有一副结实的武人之姿气派,紧随在王玄策身旁。  “辩机大师,你是玄奘大师的徒弟,此行皇上让您当翻译,他们那边的话怎么说,学来听听。”王玄策的儿子王崇也在这三十人的使节团中,因为第一次出远门,他很活跃、话也很多。  “听到了吗?欢迎你到贵国访问。”辩机大师微抬一下头,微睁一线眼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嘴里叽里咕噜地念了一通,睁开眼睛。  “贵国?那我们就是贵宾,哈哈哈。”王崇拍手笑起来。  “爹爹能听懂他们的话吗?”王崇又转向王玄策。  “上次出使,在那里停留了一年多时间,对当地的语言虽然谈不上精通,应付日常会话还是可以。”王玄策笑了。  “阿弥陀佛,讲什么呢?”王崇又缠着辩机大师讲故事,辩机大师问。  “讲我师父的故事吧。”王崇眨着眼睛。  “好啊,好啊!”有故事听,王崇很是高兴。  “我师父三藏大法师,本姓陈,十二岁时跟随哥哥出家,他聪慧善良、勤奋好学,常读经典经文。有些经文是鸠摩罗什法师翻译,有些经文是别的法师翻译。时间长了,他对两位法师翻译的语句生疑,很想到西天佛国取经。在等待机会的时日里,遇到一位老和尚,身生疥癞,人人避之,不敢靠近。惟有我师父三藏法师,以一颗同情心侍奉他,为他洗脓血,涂膏药。不久,这位老和尚的疥癞病就痊愈了,老和尚感他调治之恩,无以为报,就将一部二百六十字的心经,口传给我师父,师父记在心内。鸠摩罗什法师也翻译了这部心经,名叫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都不及老和尚传给师父的那么简洁、流利、清楚。”  “那位老和尚又是甚么人呢?”王崇问。  “阿弥陀佛,他就是观音菩萨。”辩机大师答。  “快卧倒。”不远处火山突然喷发,王玄策急喊。  “久违了,欢迎老朋友的仪式蛮隆重的。”王玄策在火山过后,站起来整好装,看着随行人们恐惧的模样,面对火山风趣地说。  忽然不远处又传来‘突突’的响声,众人凝神望去,浓浓的热气冲天升起,一处泉水滚滚蒸腾。  “这里怎么会有热水?”蒋师仁惊慌失措地喊起来。  “怎么样?天然温泉,洗个澡吧?”王玄策开心地笑起来。  “洗吧!不用费银子,不洗白不洗。”王崇乐呵呵地往前推着蒋师仁。  “我的天,这不是煮肉嘛!”蒋师仁哆嗦着。  “阿弥陀佛。”辩机大师连连念着。  “我已是第三次经过这里了,这是一处高温间歇泉,呈间歇性喷发频率频射,海拔五千米,最大的一处泉眼平面呈椭圆形,长径一米,冲高可达二十米左右,喷射时常常发出惊心动魄的怒吼声,水温度极高,煮肉即熟。”王玄策说。  “爹,这沸水已经把肉煮得都脱骨了!!!”说话间泉眼又狂怒喷发起来,众人即刻俯伏在地,部分骆驼叫过不停。稍许喷发停止了,泉水中有不少骸骨和腐肉漂浮着,王崇惊骇地叫起来。  “这里有天然炖肉,味香肉烂脱骨,大家可以享用,不要客气,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王玄策仍以风趣话语回复。  入夜,众人吃过随身带的干粮和烤肉,互相依偎着就地夜宿。    二  茫茫戈壁,高耸入云连绵起伏的皑皑雪山,即在头顶,王崇高兴地蹦起来举起双手捧住空中的白云。  “这是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是世人仰望的地方,也是一生没有机会涉足的地方。看,我们被万山之宗包围着、庇护着,幸运吧。”随行人都不知道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以及现在的具体方位,王玄策调侃道。  “这是皇恩浩荡沐浴给我们的机会,来,让我们面对神山,喝一碗圣水吧。”王玄策从溪水边舀起一碗水,兴高采烈着。  “哇,原来这里是如此美丽而富有奇异风光的国度啊。”王玄策一行三十人的使节团经过长途跋涉,终于走过辛都斯坦温暖而广袤的平原,到达天竺。蒋师仁放眼望去,激动着说。  “当年,我做为副使来这里的时候,真没有想到这里是一个具有魅力且奇妙的国度,确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看见了吗?眼前覆盖着铜制瓦片的宫殿,是戒日王的王宫!那里有永不枯竭的温泉、龙头形状的喷水池和宴会上舞女的精彩表演,一切都显赫华丽。这里还拥有寺庙、佛塔、宫殿等壮丽辉煌建筑的美丽城市,即使站在城墙外面也能看到城内林立的佛塔!”王玄策望着远处一片美丽的景致,露出一副怀念而倍感亲切的样子说。  “咱们原地休息,等待批文吧。”王玄策又转身对大家说。  “这就是当年三藏大法师拜访过的西天佛国,就是我们常说的天竺国,一个物产丰富、美丽富饶的国家。”辩机大师对王崇讲解着。  “大师,三藏大法师也走了这么远啊。”王崇问。  “是啊!我师父为了到西天佛国取经,经过了八百里沙漠以及无数山峦河泊,上无飞鸟下有走兽,中间无人惟多鬼怪,念任何经也不能降服它们。一念心经,所有邪魔鬼怪就不敢出来了!所以,师父仰仗这部心经法力无边的功德神力,成功取回真经,成为我大唐国师。”  “大师,凡是国师都有神力吗?”王崇问。  “阿弥陀佛,菩萨才有神力。心之神力是观音菩萨,心之智力是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心内的法力,就是大行普贤菩萨,心中的愿力,就是地藏王菩萨。”辩机大师解释道。  “阿弥陀佛。”辩机大师说完双目微闭念道。  “那国师现在干什么呢?”王崇问。  “专心翻译经典,撰写著作。”辩机大师答。  “心经,就是大师嘴里一直在念的经文吗?”王崇问。  “阿弥陀佛。这部心经是观音菩萨教我们明心,凡夫末明心,起烦恼作业,受无边生死苦,经文中讲: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一开始就教我们要认识自己,自己不认识不能度自己,认识自己就能度自己。还要认识众生,认识众生就能度众生。诸佛认识自己,也认识众生,故诸佛成佛度众生。观音菩萨说:‘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枯竭;我若向地狱,地狱自消灭;我若向饿鬼,饿鬼自饱满;我若向修罗,恶心自调伏;我若向畜生,自得大智慧。’”辩机大师说着微闭双眼又继续默念:“阿弥陀佛。”  “这里四季光照,气候宜人,粮食一年收获四次,四季都有鲜花与水果,这里的黄金、宝石、珍珠等宝物要多少有多少,税收也不到六分之一。在这个国家法律上没有死刑,虽然还不是佛经里说的‘极乐净土’,也应该说是个美好的国度。下封30多个诸侯国,各级大臣都有他们的分封地。百姓们多从事农业、手工业生产,他们倡导扩大商业,繁荣经济,加强对外贸易,不断增加出口商品品种,如水稻、黍米、大豆和甘蔗等农产品,还有棉布、铜器等手工业品,总的来说,整个国家经济繁荣富强,百姓安居乐业。”王玄策接下又为大家讲解道。  “阿弥陀佛,为什么国王还没有派队伍来迎接我们呢?”辩机大师看看天色,微皱一下眉头。  “也许他们原本就没有这个习惯呢?”王崇抢着插话。  “派去联络的师仁还没有回来,我们耐心等待吧。”王玄策安慰大家。    三    “大唐支持戒日王,如果他们发现戒日王的合法继承人为我所驱逐,有可能会采取干涉行动。这样其它诸侯国有可能以此为契机联合起来,这样我们……”宫殿里,高坐在上的阿罗那,顺理着唇上浓密的胡须,思虑着说。  “不如把他们解决掉!反正通往这里的道路经常发生雪崩,他们也不会去追究。就算真追究起来,隔着座座雪山,他们的军队还没等翻过雪山,就会葬身冰川下了!”阿罗那顺的眼珠子转了几下。  “国王,大唐毕竟也是战胜了周遍多个强国的帝国,如果我们……”副手枷逻南,唇上同样蓄有浓密胡须,他上前一步说道。  “真可笑,你去过大唐吗?”阿罗那顺瞪着眼睛不屑一顾地说。  “没、没有……”枷逻南支吾着。  “没有?你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吗?‘皇帝神武’、‘剿平祸乱’、‘贞观盛世’,实际情况是个什么样子我们都不知道,还不是听当年那个外来和尚一个人口吐莲花!”阿罗那顺瞪圆了眼睛喊道。  “我们的国家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拥有马、步、车、象组成的宇宙无双的庞大军队,可以轻松击败任何一个对手!我才是神勇无比的国王!”阿罗那顺眼睛里似乎迸发着火焰,激动得脸色发红,他双手挥舞着用颤抖而坚定的声音继续喊起来。  “只有先王会对那个不知来路的唐朝和尚鼎礼膜拜,我根本就不把那个什么什么唐朝使节团放在眼里,我要把他们压下去。我要彻底征服天竺王朝,再让北方的泥婆罗成为我们的附庸,让吐蕃等国在我的天威下臣服,要知道国王唯一的资格就是能力,我会建立比戒日王更伟大的赫赫强国,只有我,才是真正的‘转轮圣王’。”阿罗那顺转而表现出威严的气概,语调更加狂妄。  宫殿里一时间陷入了沉寂,阿罗那顺沉浸在自己雄心勃勃的野望中,而那些臣子们则被他的狂妄慑服了。  “我们就干脆把那些疲惫不堪的唐朝使节团杀个干净。国王,他们带来的财物是很可观的。”枷逻南奸笑着凑上前。  “丝绸,这种东西非常诱人!只要转手通过陆路或海路销往欧洲,就可得到几倍乃至几十倍的利润,价值相当于我们的黄金!”阿罗那顺开心地笑起来。    “听我师傅说他在天竺的时候,梦见自己来到了那烂陀寺。那里已经成了废墟,在那里的第四重阁,我师傅遇到了一个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人,那就是曼殊室利菩萨。菩萨对师傅说:十年后戒日王会死去,邪恶的王将统治天竺。天竺也会随之陷入分裂的战乱中,农田村邑都会化为灰烬,人民将在痛苦中悲惨呻吟。阿弥陀佛。”辩机大师抬头看到一团浓雾飘过空中,脸上立刻出现忧虑,思付着。  “三藏大法师这个奇异的梦大概是在贞观十二年到贞观十三年,从那时侯起向后推算十年……”王玄策思虑着说。王玄策嘴里发出‘丝丝’冷气,虽然辛都斯坦平原的暖风吹佛着他的全身,但他仍然感到一阵寒意,身边的坐骑也烦躁的打着响鼻。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辩机大师嘴里继续念着。  “大师,你刚才念的五蕴是什么意思?”王崇思虑着忽然问辩机大师。  “照见五蕴皆空,五蕴皆空就是般若,般若便是佛性。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如何照见五蕴皆空呢?要用般若力,般若不是向外求,而是向内发现。自己就是五蕴,五蕴空,度一切苦厄,若被五蕴所覆,便不能认识自己。所以人人念佛,也不识得念佛是谁,因为被五蕴所覆,因此要加般若力,所谓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而这个‘深’字很重要,大乘称为深般若,小乘称为小般若,我认为这个深般若是大乘的般若。把六百卷大般若经浓缩为五千字的是金刚经,再把五千字的金刚经浓缩为二百多字的是心经,我现在再把心经浓缩为一句,就是‘照见五蕴皆空’。把照见五蕴皆空,再浓缩为一个字——照。”辩机大师睁开微闭的双眼。  这时,远方天际出现滚滚烟尘,急速飘过来。  “玄策,老国王已死。王位被阿罗那顺篡夺,各大小诸侯国已陷于混乱,阿罗那顺阻止我们大唐使节团入境,已派两千象兵伏击我们来了,怎么办?”蒋师仁从烟尘中匆匆策马赶来,焦急地报道。  “你们就是来自大唐的使者吗?”枷逻南穿着有装饰着孔雀羽毛与宝石的服装,骑一匹白马驶来,他抬手摸了一下唇上浓密胡须。  “我是大唐使者王玄策,你们可是前来迎接的吗?”王玄策回答。  “我叫枷逻南。”枷逻南恭敬行过礼后挥了一下手。他身后的象兵立刻挥起弯刀与长矛大声呐喊着围上来,瞬间鲜血窜入半空,一名使节团成员哀叫一声跌落马下。  “你们干什么?!我是大唐外交使者!”王玄策大惊,高喊。  “所以才要杀掉你们,以防后患!哈哈哈,是你们自己来送命的!”枷逻南举起弯刀恶狠狠地说。  “可恶的家伙,要枪我们所携带的财物吗???天竺王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王玄策高声喊道。  “我正是在执行天竺王的命令,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就在你们翻越雪山的时候,你们日夜想念的、口口声声与你们友好的,亲爱的戒日王就不幸去世了!现在的天竺王是阿罗那顺,听明白了吗?”枷逻南狞笑着。 共 1136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表现症状会有那些呢
黑龙江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