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资讯网 > 星座

随身英雄杀 第一零七四章 紫火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5:27

随身英雄杀 第一零七四章 紫火

当那一点火星扔出的时候,千里之外,一场场追杀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那些追杀的人,乃是七海水军之中的精锐,而被追杀的,则是跟随郑鸣而来的武者。

他们已经第一时间撤离,但是在他们拼命想要赶往天海关的时候,还是被七海的水军所包围。

因为双方都在拼命,所以在伤亡方面,两边都没有占到什么大的便宜,但是随着越来越多水军的聚集,那些冲出天海关的忠勇之士,死的越来越多。

“咱们不是向天海关的方向?”一个年轻的武者,声音中带着颤抖。

“我本来就没有想到天海关,那赤桑木破不了,天海关哪里还能够守得住。”

“神皇已经退走,说不定下一步,就要撤离天海关,咱们去天海关,说不定会被人当成抛弃的包袱。”催动着法诀在大海中,疯狂奔跑的中年武者,话语中带着一丝颓然。

他们现在,虽然已经逃出了水族兵士的追击,但是赤桑木这棵大树,对于他们而言,却是变得越来越沉重。

气势万千的赤宵剑,在面对这赤桑木的时候,都无能为力,谁还能够破的了赤桑木?

破不了赤桑木,则天海关守不住,天海关都守不住,那么整个神朝……

这个可能的结果,让不少人感到不寒而栗。他们因为看不到希望,所以只有拼命的逃。

逃到哪里算哪里,如果实在没有躲避的地方,那就是死路一条。

不只是普通人有这样的想法,就算是主宰着整个天海关的大将军王薛万道,此时也有着这种想法,只不过,他没有刚刚两个人的彷徨而已。

“你竟然让人离开天海关,而且还是金甲卫中最精锐的部分,你知道不知道,如果神皇发现这件事情,那么你就是死路一条!”手指着薛万道的,是睿神王,他的话语中,充满了愤怒。

“就算陛下知道,也只能夸奖我而已。”薛万道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道:“你不会知道,明明充满了战意,但是却知道自己永远战胜不了的那种感觉。”

“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睿神王看着薛万道颓唐的模样,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薛万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面对这种情况,他真的是无能为力,毕竟,这件事情,他也是无计可施。

“神皇的计划已经失败了,对于神朝而言,天海关已经没有守的必要,现在应该去准备咱们的第二条防线,也许在那里,神朝还能够得到延续。”

薛万道说到此处,喝了一口酒道:“无尽河山,尽皆化为大海,那种场景,想一想都要让人感到……”

“你别喝了,不论是天海军的守将,还是大将军王,现在的你,都不应该这样!”睿神王说话间,一把将薛万道手中的酒夺了下来,直接扔在了地上。

薛万道将酒壶从地上捡起,温柔的倒出了最后的残酒,而后轻轻的道:“我将与天海关同在!”

“那……那牛顶天不是还没有回来吗?也许他能够成功。”沉吟了半响,睿神王半信半疑的说道。

“牛顶天那厮,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他本来就该死,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他就算是死了,也难以挽回他的罪过!”

贾韵铮用手重重的拍打着桌案,此时的他,简直快要怒发冲冠了,作为东天伯侯的兄弟,他在众多伯侯的心目中,有着高高在上的地位。

更何况此刻,赤宵剑已经无功,更让人需要主心骨。

“贾兄,现在东天伯侯大人不在,您就是东天伯侯大人的代言人,您倒是说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一个看上去胖乎乎的神侯,双手颤抖的说道

对于这位衣着华丽的神侯,贾韵铮投过去一丝鄙夷之色,此人虽然有着参星境的修为,但是几乎所有的修炼,都是靠着天材地宝堆积而来的。

可以说,此人虽然有参星境的修为,但是面对一个法王,恐怕都有性命之忧。

“天波神侯,你说咱们怎么做?”贾韵铮并不回答,反而朝着那胖乎乎的神侯反问道。

胖乎乎的神侯,双手晃动之间,数十个大小不一的戒指,有一种要晃瞎别人眼睛的感觉。

他满脸苦涩的道:“对于那些水族,我自然是不会惧怕的,但是我的麾下,足足有上千万的百姓,水族一来,对他们可是塌天之祸啊!”

此人这番说辞,表面听来是为自己的属下考虑,但是熟悉此人作风的人,一个个都冷笑不已,他们对于这位仁兄,可是熟悉的紧,知道他这一切,都是胡说八道。

所以他们一个个都冷笑不已,那摸样,就好似听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

至于贾韵铮,心中更是暗暗叹息,当年的天波神侯,是跟随着武帝东挡西杀,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浴血奋战,才获得了现而今的权位。

却没有想到,这些年传下来,竟然是一个犹如蠢猪一般的懦夫。

“天波神侯所言极是,我们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麾下的黎民百姓想一想。”贾韵铮说到此处,目光闪耀道:“可是陛下御使赤霄剑,和水族已经是不死不休。”

“更何况那牛顶天现在已经落在了水族手中,我们就算是想要拿他请罪都难啊!”

“这个牛顶天,死不足惜,不知道给我们惹下多大的祸事!”一个神侯目光冷厉,一副和牛顶天不共戴天的模样。

这好似就是一个开始,。数十位神侯在这个时候蹦出来,异口同声的咒骂起了牛顶天,就好似牛顶天,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贾韵铮看着这些高声大骂的人,眼眸中生出了一丝笑意,虽然这些人脑子都进水了,足够愚蠢,但是却可以拿来使用。

他相信,只要自己将这件事情做成了,说不定自己就可以得到,超越东天伯侯府的权位。

此刻,能够看向那赤桑木最清晰的,是天海关城墙的观潮楼,观潮楼以往,主要作用就是观看波涛的大小,从而为进入七海的行人引路。

可是现在,这观潮楼上,却只有龙琦等三人在喝酒,龙琦,鱼佳乐和聂务生三个人,一个人手中拿着一个酒壶,他们目视着远方,一个个眼眸中,涌过的都是惆怅!

“我的手下,还有一条法舟,你们如果想走的话,我还是可以送你们离开此地的。”龙琦看着两人,郑重的说道。

鱼佳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但是聂务生却豪气的说道:“来到此地,我就没想活着回去。”

“这天海关,已经是我们人族的最后一道防线,就算我能够离开,又能够跑到什么地方去?还不如留在这里,和那些水族的王八蛋拼了。”

犹豫了一下的鱼佳乐,最终也摇头说道:“虽然我还不想死,但是老聂说得对,这里已经是咱们人族的最后一道防线,我就算是能够逃离,也只是晚死两天而已。”

“还不如留在这里,和兄弟们拼上一把呢。更何况这里还有老龙你这样的好兄弟。”

龙琦哈哈一笑道:“果然是好兄弟,你们知道不知道,为了这一艘越海法舟,有人出到了什么价值?”

说到此处,龙琦轻轻的伸出自己的左手,在虚空之中,重重的划动了一下。

这一下的含义是什么,在场的人都清楚,他们一个个在目视了龙琦一眼,而后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龙琦你这下子损失大了,哈哈,你如此有元道石,不如请我们兄弟去最好的酒楼喝一场!”聂务生虽然修为比龙琦差上不少,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却是不错,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鱼佳乐对于龙琦,一直心存敬畏,所以很少和龙琦开玩笑,但是此刻,他也忍不住笑着调侃道:“老龙你既然如此有钱,一定要请客啊!”

三个人说笑之间,神色之中,更多了几分亲密。

看着那远处,犹如一座山岳的赤桑木,聂务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惆怅。

他心中很清楚,那个自己把他当成大哥一样的人,恐怕现在已经不在了。

或者说,现在的他,已经处在了最大的危急之中。可惜,自己的修为实在是太差,根本就帮不了他。

“如果牛兄在这里,说不定喝的还要高兴。”这是聂务生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称呼郑鸣为牛兄。

龙琦点头道:“牛顶天,虽然我对他的了解并不是太多,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个人杰,而且还是一个千年以来,难得一见的人杰,能够结识这般人物,也是我龙琦的荣幸!”

鱼佳乐并没有吭声,但是他的心中,此时同样有这样一个念头,那就是认识牛顶天这样的人物,实在是他的荣幸。

甚至,他的心中还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这辈子能够认识牛顶天,就算是死,也值了。

就在三人感触的时候,鱼佳乐忍不住抬头朝着远处看去,他知道,不管现在怎么努力,也看不到牛顶天高大如山的身影,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去。

就算是看不到牛顶天,也能够看到他最后离开的地方。

远处天海一色,那高大的赤桑木,就好似一座顶天立地的天柱,让人一眼看不到它究竟有多高。赤红色的光芒,美丽异常,一如天上的云霞。

赤红与天蓝在一起,是那样的美丽,只不过现而今,这样的美丽之中,带着一种深深的肃杀之意。

鱼佳乐叹了一口气,心里无端的冒出一句话,那就是越美丽的东西,实际上也就越发的要命。

牛顶天死在了这绝顶的美丽之中,接下来,还要有人死在这种美丽之下。

轻轻的叹息之中,鱼佳乐就要收回目光,可是就在这一刻,他看到了一抹紫色!

一抹亮丽的,好似遮挡了所有赤红的紫色,这紫色是那样的明亮,又是那样的尊贵。

他的感觉,让他第一时间,就有一种要向那紫色膜拜的感觉,他觉得那紫色,就是天下最为神圣的东西一般。

紫色的光芒,越来越亮,也越来越炽烈,他甚至能够看到,那紫色的光芒,在燃烧赤红色的神链。

这……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未完待续。)

泰州治疗早泄方法
赤峰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临沧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泰州治疗早泄费用
赤峰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