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庆资讯网 > 历史

魔装 第九八零章 出山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0:36

魔装 第九八零章 出山

远远的,看到叶浮沉躺在一张花塌,周围有十数个女孩子围绕叶浮沉忙碌着,其中还有几个女孩子在悄悄抹眼泪,好像心情非常难过,当苏唐等人掠近时,那些女孩子看向这边,都吃了一惊,因为场面太过浩大了,几乎所有的长老、管事都在场。

“那些女孩子是什么人?”苏唐问道。

“叶浮沉是什么秉性,你还不清楚?”司空错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些都是他的仰慕者啊,唉……说起来真不知道该怎么教训丨他,到处招蜂惹蝶,那些女孩子也是,趋炎附势,明知道叶浮沉性情风流,还往他身边挤。”

“她们这样做又有什么不好?叶浮沉虽然好色,但不是心性凉薄之辈,总会尽己所能给她们一些补偿。”花西爵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花西爵喜欢和司空错抬杠的老毛病,却始终没能改掉:“难道说她们愿意围在屁也不是的小子身边,那就正常了?她们又能得到什么?”

“付出不是必须要得到什么的。”司空错道。

“狗屁全是狗屁”花西爵不屑一顾的说道:“我愿意修行,是因为我想长生不老,想走出星空;我愿意亲手教导小茹,是因为她天生煞气,能传承我的衣钵;我当初愿意帮苏唐,不止是因为小茹,更因为我看中苏唐这小子的资质和运道;司空错,你已经活了快二百载了,还这么矫情?难道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草……”

司空错勃然色变,正准备反驳,随后想起苏唐刚刚回来,只得把这口气咽了回去,冷冷的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苏唐哭笑不得,其实花西爵和司空错的外貌都非常年轻,尤其是花西爵,清朗俊秀,一举一动都显得风度翩翩,最后居然吐出脏口,显然这些年是憋坏了,心情很不好。

接着,苏唐看向身边的习小茹,他想让习小茹过去劝解一下,习小茹先摇摇头,又耸了耸肩,低声道:“以后你就习惯了。”

“老子也不想和你为谋,等老子勘破最终瓶颈,肯定离你远远的,以后在星域中遇到我,装作不认识就好。”花西爵道。

“星域不是那么好走的。”苏唐缓缓说道。

苏唐有亲身经历,当然有发言权,这几十年来,他遇到了一一次坎坷,其中只要有一次走错一步

,也就没有今天了。

“见过几位长老。”那些女孩子毕恭毕敬的弯下腰,给苏唐等人施礼。

苏唐缓步走上前,凝视着躺在花塌上的叶浮沉,叶浮沉双眼紧闭,嘴角还有没有擦于净的血丝,依然处于昏迷之中。

苏唐抬起手,在叶浮沉胸口处轻轻一拍,叶浮沉的身体随之剧烈抖动了一下,片刻后,他的双眼慢慢睁开,接着便看到了苏唐。

叶浮沉的表情很镇定,上下仔细打量了苏唐几眼,随后轻叹道:“吗的……做梦还能做得这么真……”

“是他回来了”习小茹忍不住说道。

“有意思……”叶浮沉笑着看向这边,随后发现,邪君台中诸位长老和管事几乎都到了,他一惊,接着猛地坐了起来。

“是你?真的是你?”叶浮沉叫道。

“如果不是我,估计你至少还要躺在半天。”苏唐道。

“刚才也是你?”叶浮沉叫道:“怪不得我那么拼命,也没办法控制邪君台”

“刚才就不是我了,有别人借用了我的神念。”苏唐道,接着他伸手一招,花塌上的天地人三令便飞了起来,落在苏唐的掌心中,随后他又道:“那个人还在外面,你可以自己去找他算账,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她可是贺兰远征的嫡亲姐姐。”

“你说是谁在外面?”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林间响起。

苏唐看向从林间冲出来的老者,随后笑道:“九叔,好久不见了。”

“你能回来,自然是极好的。”来人正是薛九,但他的心思全然不在苏唐身上,又急声道:“外面的人是谁?是……小姐?小姐回来了?”

“没错。”苏唐道。

“苍天有幸……”薛九的身体踉跄了一下,险些坐倒,苏唐急忙伸出手,扶住了薛九。

其实薛九和雷怒很相像,都以老仆自尊,而且忠心耿耿。

待薛九的情绪稳定了一些,苏唐转头看向叶浮沉:“当初是什么人毁掉了飞案?”

“我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叶浮沉道:“但他们的实力非常恐怖,甚至比你离开时候还要强,只是眨眼间,邪君台的飞棺便被毁掉了大半,我见势不妙,立即控制邪君台逃向极海,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们的追踪。”

“飞棺还剩多少?”苏唐问道:“你把飞棺藏在哪里了?”苏唐心里很奇怪,飞棺都已认他为主,但他却感应不到飞棺的灵力波动。

“一百零八具飞棺,幸存下来的不到五十具。”叶浮沉伸手向侧翼一指:“在剑山背后有一片湿地,阴气极重,正适合飞棺休养生息,我在那边挖了一些坑,把飞棺都埋进去了。”

“剑山?”

“嗯,我们给起的名字。”叶浮沉道:“要不然很不方便,总不能那座山、这条河的叫吧?这里大部分山水,我们都给起了名字。”

“明白了。”苏唐点头道,随后他抓起天地人三令,缓步向前走去。

前方就是高台,高台附近有一座布置非常庞大的院落群,掌控邪君台出入口的叶浮沉,以前应该就是在这里居住的,或者说,也就是叶浮沉后宫所在地了,否则不会修成院落群,当然,这是叶浮沉的私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懒得去管。

苏唐运转神念,片刻,甩手把天地人三令投了出去,他的神念已比当初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以前做不到的事,现在挥手之间就能完成。

轰……轰轰天地人三令飞上高空,旋即化作如山岳般宏伟的巨柱,巨柱的顶端相互搭在一起,再次发出轰鸣

一道光柱从中心处垂下,正垂落在高台上。

“这样……这样就可以了?”叶浮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又感应到了外界的波动,飞案已被彻底毁掉,苏唐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等进境?居然能在挥手投足间便重新布下一个出口?

“如果失去了天地人三令,会很麻烦,三令都在,自然简单了。”苏唐道,随后视线转向花西爵、司空错等人:“有谁想随我一起出去的,就跟我来,不过有几件事,我要先交代一下。”

“什么事?”花西爵问道,这里所有进入大圣境的修行者,都显得有些情不自禁了。

如果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会认为邪君台的天地就是一切,他们的情绪绝不会这般激动,甚至有些失控的迹象。而花西爵、司空错等人不一样,他们见识过了外面的世界,现在被封在邪君台内,就算这里的天地再广阔,他们也会有坐监的感受。

就像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如果活在井底,自然是活得其乐融融,但有一天,它突然跳出去了,感受到了外面的轻风阳光、鸟语花香,然后再被人扔回井内,它的生活就会充满煎熬,就算把水井扩开几百倍,它也没办法再快乐起来了。

“在星空中行走,名讳是大忌。”苏唐道:“但凡我见过的修士,都有自己的君号……”

苏唐讲了好一会,把自己总结出的教训丨几乎都说了一遍,花西爵等人能走到这一步,都是天资卓越之人,他们都安静的听着,把苏唐的告诫一一记在心里。

“记下了?”苏唐问道。

“嗯,我们大概能明白的。”司空错道。

“那就一起出去吧。”苏唐道。

下一刻,苏唐化作一道光影,射向高空,花西爵他们急忙纵起身形,跟在后方。

在邪君台外,方以哲、魔影星君他们一直在默默的等待着,突然感应到邪君台散发出波动,随后苏唐的身影已从邪君台中掠了出来,向下飘落。

有一大群修士紧随其后,他们散发出的灵力波动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其中大多数都在大圣巅峰,修行者的进境很难保持如此一致,他们就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方以哲的反应在这个时候慢了一点,定海星君和那年轻人错愕了片刻,旋即露出吃惊之色,因为他们看到的不止是一群大圣,而是一群星君

寻常修行者想突破星空的屏障,步入星君之列,自然是千难万难的,可他们明显都是苏唐的人,有苏唐庇护,难度被无限降低了

其实换成他们,如果拥有苏唐那么雄厚的资源,也一样能做到。

贺兰远征视线一转,落在贺兰飞琼身上,此刻,贺兰飞琼坐在草丛中,正闭目调息着。

贺兰远征露出激动之色,身形掠起,在贺兰飞琼不远处轻轻落下,薛九紧随其后,两个人的视线一眨不眨的盯着贺兰飞琼。

还有一个人也在盯着贺兰飞琼,正是习小茹,在人界那么多修行者当中,唯一一个能让习小茹心服口服自愧不如的,应该就是贺兰飞琼了。

蚌埠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荆门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十堰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蚌埠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荆门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